医保移动支付打通“最后一公里”

来源: 未知 2017-06-06


工作人员向市民讲解如何使用医保客户端进行手机挂号。南方日报记者 朱洪波 摄 

 

    

    6月15日,深圳率先在全国启动医疗保险移动支付试点,全市共17家医院利用医保移动支付颠覆传统就医流程,医保移动支付也打通了移动医疗的“最后一公里”。

    在医保移动支付时代,移动医疗该如何发展?医院又将面临哪些挑战?21日,深圳市卫生和计划生育信息协会与易挂号移动医疗联合举办深圳市智慧医保在线支付项 目研讨会,深圳近50家公立医院代表、全国知名信息化专家以及互联网企业代表聚集交流实践经验。与会专家表示,医保移动支付对医院现有的管理和信息系统提 出了很大挑战,医院资金和数据的安全性存在隐患,数据交互的困难也将影响移动医疗的发展。但从长远来看,移动医疗将是医院信息化建设的大趋势,全程智能化 服务将是未来医疗的新常态。

    南方日报记者 向雨航

 

现状:“医保+自费+商保”可一键支付

    根据深圳市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局公布的数据,截至2016年4月,深圳基本医疗保险参保超过1200万人,此次医保实现移动支付,将给深圳市民带来极大的 就医便利。如果该模式扩及全国,医疗保险参保人数将超过10亿,这对任何一家希望在智慧医疗领域有所作为的互联网平台来说,都是不小的诱惑。

易挂号移动医疗CEO刘波表示,易挂号旗下的易挂号App是深圳市卫计委授权的统一预约挂号平台之一,此次与平安壹钱包合作,在深圳多家医院上线医保移动支付项目,破解医保移动支付的刚需难题,成为打通移动医疗行业“最后一公里”的制胜点。

  “以北京大学深圳医院为例,日均门诊量达到8000多人次,一半以上患者为深圳市医保参保人群,有了医保在线支付服务后,可使医院服务窗延伸至每一部手机,解决原本需多次排队的麻烦。”刘波说。

对移动支付来说,这样的变化是一个小进步,但对移动医疗来说则是一个大跨越。庞大的医保用户人群不仅能改善就医体验,降低操作成本,更有利于培养用户使用 移动医疗的习惯,打通诊前、诊中和诊后的信息流与资金流,让医疗行为的移动化、数字化进一步突破,进一步推动整个移动医疗的进程。

    而对于移动医疗企业来说,医保移动支付不仅是平台服务功能的一次重大升级,也是互联网企业参与医疗服务建设、打造全流程就医体验的一次跨界合作示范。

  “易挂号两年前就开始为全国大型三甲医院实施全流程的智慧医院建设,目前平台上已接入超过300家全流程医院,为患者提供预约挂号、在线支付、读取检验检 查报告和咨询医生的一站式服务。”刘波说,这套解决方案可帮助患者节约一半以上的实际就诊时间,极大地优化了医院的管理秩序、服务效率。

    刘波还透露,未来还将联合平安银行为数百座城市的医院提供医保经办托管、商保结算、在线审单控费的整体解决方案,打通“医保+自费+商保”一键支付的渠道,实现真正移动医疗支付的“全流通”,这也将使得移动医疗的商业模式进一步完善。

 

展望:全程智能化服务将成医疗新常态

   “互联网+”已经影响到医院的医疗管理方式、医患沟通模式、医生从业生态等方面。随着移动医疗的发展,医疗资源配置不合理、“等候三小时看病三分钟”、 分级诊疗制度不合理等传统医疗痛点也有望逐步破解。

    全国第一家网络医院——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下称广东省二院)网络医院2014年10月上线。据广东省二院副院长李观明介绍,该院应用互联网技术已在全省 21个地级以上市建立了2300多个就诊点,每天接诊患者超过2500人次,开具电子处方10万余张,处方率56.54%,每张电子处方药费平均约为 58.2元,约相当于2014年广州市普通门诊每张处方金额的1/4。

著名医疗信息化专家、南京军区福州总医院计算机应用与管理科主任陈金雄也表示,依靠机器人、智能医疗、移动互联网为患者提供全程智能化服务,将是未来医疗 的新常态,而这要求医院必须打破以往以HIS为基础的模式,以患者服务、临床业务、资源保障、收费管理为基础,构建新的信息模型,并对医院的信息进行深度 挖掘,建设医院信息知识库。

不过他也指出,目前大部分医疗机构只是停留在医疗数据采集、存储、利用和传输的层面。随着医院信息系统数据增多,如何实现医疗数据的深度整合、挖掘与再利用,都将是面临的挑战。

而广东省二院的网络医院和深圳此次试点的医保移动支付项目,就是新常态下的新事物,是对医院服务患者的理念和方式升级的有意义探索。

 

问题:医院和技术企业间数据交互难

   “零排队无纸化”的医保移动支付进一步优化了就医流程,服务便民利民,却也对医院现有的管理和信息系统提出了很大的挑战。

北京大学深圳医院信息科主任卢红说,在传统流程下,患者去窗口缴费后即可获得纸质凭证,但推出移动支付服务后,所有的支付环节都是通过手机完成,患者手中不再有发票,使得后续的就诊环节缺少了最直观的已付费凭证。

    这个问题在技术上虽然可通过电脑逐项查询确认来解决,却也增加了科室人员的工作量。为适应新的服务项目,医院要求手机应用端在患者缴费成功后生成一个二维码,患者随后去相应科室就诊时,医务人员通过扫码枪确认即可。

  “除了需重新梳理流程以满足新的医疗服务需求外,系统上的资金安全、数据安全也是医院在创新过程中十分关注的问题。”卢红表示,在移动支付流程中,费用首 先是打到第三方支付平台,次日才会转到医院账户。如果当日有患者要求退费,那么就需要医院财务人员核实后在第三方支付平台上进行退费操作,而对工作人员的 授权操作无疑会增加财务管理上的风险。

    此外,原本封闭的医院信息系统现在需要与移动支付平台、互联网医疗企业发生数据交互,系统越来越对外开放和交互,就意味着医院的信息系统不再是封闭的,存在安全隐患。为此,出于安全考虑,医院信息化系统建设要“更上一层楼”。

    事实上,医院与互联网医疗企业的数据交互一直是移动医疗发展的瓶颈。“在推进智慧医疗进程中,医院必须和外面企业的信息系统进行交互,我们无法保障该公司 的质量水平。如在上线测试的时候,由于医院和企业系统技术的标准不同,医院信息系统的压力增大,出现部分用户无法登录完成操作的问题。”卢红说。各医院和 互联网医疗企业系统的不兼容,数据难交互,也是医院“信息孤岛”存在的一个重要因素,这些因素让国内移动医疗最终实现还需要走很长一段路。

    尽管困难与风险并存,卢红对借助信息化技术建设“零排队无纸化”医院仍给予肯定及期待。他透露,一些原本只要医生签字即可退费、未能按照信息流程的操作, 已借由医保移动支付服务的上线,进行了系统化的规范。从长远来看,应用新技术提升医疗服务效率、改善患者就医体验是医院信息化建设的大势所趋。